魏剛:黑夜里的命運斗士

時間:2016-05-11 17:43 瀏覽:0

在淄博,“盲人神醫”、“活CT”等名號已被魏剛的切脈三指拈拿得富有傳奇色彩。
    初見魏剛,他正在自己的診所里端坐如鐘。體盤敦厚,雙目微合,白皙的臉上掛著格外純凈的微笑。午后的陽光打在滿墻的題匾錦旗之上,輝映出特別的光芒。
寒暄得知,魏剛的工作十分忙碌,目前預約病人的時間已經排到國慶節以后。魏剛自幼雙目失明,不甘沉淪、勤學好學的他通過十幾年的學習和磨練,積累出了一套極具個人風格的診病治病體系:通過三根手指診脈,可以判斷出病人身體某臟器或部位的病癥,其診斷結果與CT、B超、X線、射片等高端儀器檢查結論可以基本吻合,在齊魯一帶有“活CT”的美譽。
   “不想當一個廢人”
    魏剛有一個快樂的童年,雙目失明的不便很容易掩埋在孩童之間的嬉鬧玩樂之中,然而快樂的時間不長,小玩伴們相繼上學讀書,小魏剛卻不能像玩伴們一樣,這讓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命運的苦惱。
    于是,魏剛的父母把他送到了淄博盲人學校就讀。在盲人學校里,魏剛用功地學習文化知識和中醫按摩,尤其幸運的是,他遇到了他的恩師金偉先生,魏剛回憶說,正是在金老師的引領下,他才踏上了行醫的路途。
    畢業后的魏剛又再次感受到了社會的殘酷,他本想在醫院里當一名小小的按摩師,可是這樣的愿望僅因為他是個盲人便變成了奢望。工作不好找,不甘心的魏剛在18歲那年開辦起了自己的中醫按摩康復診所。
    魏剛說:“當初想法很簡單,就是不想當一個廢人”。從18歲開始,魏剛就開始給家里補貼家用,直至現在,魏剛即使再苦再難也沒用過家里一分錢,誠所謂身殘志不殘。
    “學習中醫,到了癡迷的地步”
    診所剛開辦起來時,魏剛坦言很有壓力。因為當時能看到的醫學資料很少,為了對病人負責,也為了精進自己的醫術,魏剛開始了艱難的鉆研歷程。
    看不見書,他就讓親戚朋友念給他聽,后來用錄音機把聲音錄下來,自己再反復地聽。魏剛說那段時間里,他用壞了幾十部錄音機,錄滿了五六百盒磁帶。
    為了學好把脈,用魏剛自己的話說是“逮人”把脈,不論是不是病患者,只要“落到魏剛手里”,就定然會遭到他軟磨硬泡地把脈,久而久之,和魏剛熟知的人一見他就跑,生怕又被魏剛“捉了去把脈”。不僅如此,魏剛拿自己的身體做試驗:常常吃得死撐,讓胃負荷極致、把自己的腿綁住,造成血流不暢、去澡堂子里把自己燙得滿身通紅等等,在這些情況下把測脈象,記住不同情況下的脈象反應。
    “現在聽著像笑話,但當時的的確確達到了一種癡迷的狀態,我很懷念那段時光。”魏剛動情地說。更有甚者,為了練好針灸,忍痛把自己扎成“刺猬”是常有的事兒。
    “天賦一般,靠著持之以恒才領悟到一些”
    魏剛的名氣漸漸大了起來。尤其是在不孕癥、婦科腫瘤、神經系統等領域有著獨特的建樹。
    最神的要數魏剛的把脈功夫。一位病人曾在自己的日記里這樣描述:“左右手腕號脈15分鐘后,他仿佛在你身體內漫游了一番,然后娓娓道出你的病情。你過去得過什么病,小時候受過什么傷,現在癥狀如何,都一一道出。讓初診者立即心生感佩。更奇的是,他還能報出血壓、血糖的指數,與醫院所查吻合度極高。”
    魏剛精通中醫,對西醫也無偏見。他說西醫有西醫的好處,但是現在老百姓去醫院里做檢查等,往往都是盲目的,過多的做西醫的儀器檢測對身體也不好,他主張中西醫結合,在中醫醫生的建議下,去醫院里做有針對性的檢查,既省錢又有效果。
    俗話說,中醫治“未病”。魏剛稱對于中醫的學習不能機械化,他致力于將“針灸、推拿、用藥”三者合成一體系,對病患者綜合診斷,對癥下藥。“我其實天賦一般,這些年通過持之以恒地學習和臨床實踐,才慢慢領悟到一些。”魏剛如是說。
    “想更多地回報社會,讓真正苦難的人感受力量”
    在診所的四墻上,掛滿了送給魏剛的錦旗、題匾和詩文。其中不乏達貴者的合影、文騷客的筆墨。但最讓記者心動的是這樣一張老照片:還很年輕的魏剛來到山區義診,被一群山里的孩子圍了個水泄不通,孩子們歡樂地簇擁著魏剛,魏剛在孩子們中央開心地笑著。彼時彼刻,仿佛時光停止了流轉,山河屏住了呼吸。
    只有最單純的和最崇高的才會讓觀者如此心動。
    魏剛的醫術為人稱道,其高尚的品格也令人起敬。他多次參加義診活動,還出資資助了兩名失學女童重返校園。1997年,他將義診所得6700余元全部捐獻給市希望工程辦公室,這在當時引起了很大的社會反響。
    他曾榮獲“中國中醫藥學術獎”和“中國民間特色專科醫生”稱號;“中國青年志愿者杰出個人”、“山東省青春立功一等功”、“山東省新長征突擊手”、“淄博市優秀青年知識分子”、“山東省自強模范”等多項榮譽稱號。其事跡被中央電視臺、《中國青年報》等多家媒體報道。
    “現在找我看病的人越來越多,我的精力也有限,許多年前買的鋼琴也幾乎沒有時間彈了,但我還是有個期望,希望能用我的所學,讓真正苦難的人感受到溫暖和力量。”魏剛稱,“殘疾人不是社會的包袱,更應是社會的財富,希望更多的殘疾人能自強不息,創造自己生命的奇跡。”

來源:新報記者 孫如緯


公益伙伴
基金會媒成員單位
快乐12官网app